jiji900929

孟鹤堂周九良情话场次整理【安利向,不全!】

写在前面:

高亮❗️目前整理出来的所有场次怎么的也有好几十了,想看以前的合集戳这儿👈

可以的话也请给⏫这个链接里的那条lof点一波小红心小蓝手让更多人看见🥝和🐧的可爱互动!

之前有人问我能不能转载到超话,我建议不要❌因为我做的这些整理是有cp成分在里面的,所以不要转载到个人超话啦⭕️


看到的愿意点个推荐让更多人看到就更好了。

做壁纸做了也挺久的【并没有】,我发现LOF上有很多的小伙伴都会问情话的出处,也就是演出场次,其实微博上有一位大佬创了一个“德云情话”【划重点】的微博,里面记录了很多,场次也挺全的。但是我也知道很多小可爱不喜欢上微博,我的私心是希望大家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来了解到他们的相声,能够爱上他们的相声。于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同时也是为了方便lof上的小伙伴们,我把自己从“德云情话”博主那儿搬运的一些整理出来了的场次发在这儿。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侵权,我现在也在问那位博主小姐姐,但她还没有回我,如果她说不行,我会删掉的。【再划重点】

他们之间的很多话,很多眼神,很多动作透露出的感情,其实无法用语言,用壁纸感觉得到。我知道现在tag里有许多镇魂女孩山花女孩【其实我也是......可能喜欢的东西都会一样?】也有因为盘它或者去年的一些相声有新人里的作品而爱上两位老师的人。我希望大家能去听一听他们以前的场次,最好是按着两位老师的心愿“从粉丝变成听众”。大部分的场次B站或者you酷里都能找到。

20190205 东方卫视春晚

堂:孟鹤堂代表孟云社全体成员......

良:那不只有咱俩吗?

20190201 滑铁卢大学 学评戏返场

堂:(模仿老师点名)周九良。

堂:(模仿九良傻笑挠肚子)嘿,老师是我。

堂:天生这么可爱哈。

20190126 大封箱

良:是谁陪你一块呕心沥血创作新节目?

堂:你!

良:是谁陪你排练到深夜?

堂:你!

良:是谁陪你排练到天明?

堂:你!

良:你爱吃的蛋炒饭谁给你做的?

堂:我妈。

良:……谁陪你吃的?

堂:……你!

20190125 七队小封箱

1.亭:他不行!我就不想跟他。

泰:我怎么不行了我?我二十多岁小伙子我……

堂:你不能老瞎说人不行!我看捧哏挺好的。

泰:就是!捧哏还行!

亭:他真不行!你跟他试一回你就知道了!

堂:我呀,主要是九良不愿意。

2.(告白气球前奏起)

堂:有没有一种婚礼现场的感觉?

良:婚礼现场得扔花儿。

(九良拿起大白菜背身做了扔的动作)

20190112 相声有新人专场石家庄站 八大吉祥

良:外界对你的质疑你不要理他们。

堂:(笑)行。

20181221 杭州专场

1.(九良在孟哥说话时装睡着摔在桌子上)

堂:(摸脸)磕坏了吧?

2.良:谁家捧哏这样啊?

  堂:我们家捧哏就这样啊。

3.堂:有一首歌我给你唱两句好不好?

良:嗯。

堂:好吗?

良:你唱啊!

堂:你不答应我不敢唱。家教比较严。

20181214 对春联

良:那会儿我得看春晚呢。

堂:春晚又没有孟哥你看春晚干嘛?

(是,然后九良就去孟哥家过年了)

20181208 南通三宝

1.堂:这是我的搭档啊,哈哈哈哈哈……

良:大家好~

堂:刚才那两位老师说的不错。

良:我名呢?我的名字!姓名!

堂:(往后看背景板)姓周!

良:现看是怎么着?(看一圈)这哪有啊?

堂:我认识我那字,后面就是周嘛,孟门周氏。

2.良:上边那个好看。

堂:下边那个好拿。

良:好拿我就得依着你?就上边那个!

堂:你怎么不知道心疼人儿呢你!非得拿上边那个吗!

良:你爱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就要上边那个!

堂:我拿下来你要是不买——

堂:我就嫁给你。

20181202 北京专场 

1.堂:孟鹤堂、周九良,两个好搭档、好朋友、好哥们。台上好搭档,台下好交情。关系太好了。

良:都是表面现象。

堂:他不承认,但是我承认这份感情。

良:这话说得,真想打你。欠打。

2.堂:我的世界里就只有酒店和机场……

(观众:还有九良!)

堂:对,还有九良……用你说!

3.堂:你老看我干什么?

良:我不看你看谁呀?

20181201 北京专场 下象棋

1.堂:拿我们哥俩来说,确实这么多年搭档,也有感情基础,最起码的感情基础还是有的。

良:那都是表面现象。

堂:我们俩的感情呢……(用手比,越比越少,交叉,比心)这不负负得正嘛。

2.堂:有句老话说的好……

良:哎~还真是。

堂:嗯。……?(震惊脸)

良:我先说出来等着你。你说什么都对。

返场时候:

堂:来吧,咱们俩给大家伙合作一段《断密涧》。

良:(叹气,手帕捂脸)

堂:你是不是困了?

良:嗯……

堂:(小声)唱完这个就下班了!

良:(搓脸,打起精神)唱完这就下班了是吧?

(观众:不行!不行!)

堂:好~就下班了。

20181123 铃铛谱 

堂:多丢人呢,堂堂一个周傻子,让人给问住了?

良:傻子就别堂堂的了,堂堂一个傻子。

20181020 淄博专场返场

(返场点歌)

观众:九良!九良!九良!

良:……

堂:(试探)被逼到这了,有的人啊就是被逼出来的。

良:……(摆手)

堂:别让他唱了,他不会唱歌!

观众:会!

堂:(笑着看九良)两句,唱两句吧。

良:唱一句吧。

堂:行,一句也行。

20180915 沈阳专场 

1.观众:九良最帅!

堂:(假装生气)哎,周九良最帅!好不好?

观众:九良我爱你!

堂:哎,是,我知道!——我也爱他。

2.良:早知道你是唱戏的,我就不说相声了。

堂:是吗?那你干吗去?

良:我唱戏去啊。

20180613 写对联

堂:你结婚你男朋友知道吗?

良:我不是通知你了吗。

20180606 买卖论

1.堂:您这头发烫得可真漂亮,哎呦这大眼睛多好看呐!

良:大眼睛也没你那双眼皮好看啊。

2.堂:人家说了台上不让打啵儿。

良:台上就俩人,你跟谁打啵儿?

20180602 泰州三宝返场

堂:(唱)我好累,你怎么不在我身旁。

良:在这儿呢。

20180518 卖估衣

堂:这个好比就是过去的马褂儿。

良:(举一块叠起来的手绢儿)哦马褂儿~

堂:你那是童装,打开咯啊!

良:(抖开手绢儿)长大啦~

堂:(愣了一下,转身笑)好可爱啊~

20180501 偷论返场

堂:我刚跟他合作的时候他刚十六,那会儿啊,还是叛逆期呢,给我愁的呀!真是,我就跟养个儿子一样!

良:(望着孟哥笑了笑)对。

堂:是不是啊?儿子?

良:对对。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20180430 大保镖

堂:你老看我干什么你!

良:你管!你长得好看。

堂:谢谢!

20180426 周九良给他孟哥庆生

良:庆问30。

堂:爱你。

良:收到。

乌龙院的节目里

良:孟玉米,您择一个别的粗粮跟您搭配一下。

堂:那不行,还是狗粮吧。

20180407 新街口 

1.良:德云红酒,天长地久,咱哥俩天长地久。

堂:天长地久。

2.堂:我是队长,他是队副,就是副队长,我给予的,我管他叫副队长。

良:嗨,这队副是队长封的。

堂:(得意笑)就这么点小权利,全用我搭档身上了。

20180403 双字意

堂:那儿两把扇子,你非逮着我这个!

良:我有。我就是想抢你的!就是气你!略略略略~

20180401 学满语

1.(堂良在舞台两侧准备表演相遇,孟哥靠在柱子上摸了摸龙爪)

良:(指着龙)你撒开他!撒开!

堂:(伸手)救救我!救救我——

2.堂:你说吗吉哥拜特比。

良:哦~骂你个妈了比……

堂:(捂嘴,揪头发)胡说八道!

良:打你小嘴嘴!打你小嘴嘴!打你小嘴嘴!教我骂人!

堂:(笑)……谁教你骂人了?胡说八道!

20180331 怯大鼓返场

堂:小时候,他头一回给他爸爸过生日,这回他爸爸……

良:(一脸愁容,无奈笑)

堂:(被逗乐)又想起那伤心事儿了?

良:(小声)怎么老有这个……

堂:好好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拍肩膀)他不高兴了。这是他爸爸的事儿,咱们说点别的吧~

20180324 规矩论

堂:我以为你喜欢这个。

良:我爱看你,我怎么那么爱看你啊。

20180318 打灯谜 

(猜了很久谜语,迟迟不入活,九良出完一个谜语后——)

堂:漂亮漂亮。咱来点别的吧?

良:我还……还问吗?

堂:你还有吗?

良:(笑着摆手)不想说了。

堂:你再说一个。

良:还说一个?

堂:再说一个。

良:还说一个。

堂:我听听。我愿意听。

20180317 对春联

(九良说孔子那个春联呛了一下,底下喊再来一遍)

堂:再来一遍容易憋死,饶了他吧。

20180311 论捧逗

1.(九良玩儿小猪佩奇手表)

堂:偷吃是不是?是不是偷吃!

良:好香呀~(小奶音儿)

堂:(收走)这个,演完出,演好了才给吃呢,知道么?

堂:(对观众)就得哄着来。

2.堂:反正我们俩前世肯定有事儿,有姻缘。

良:姻缘有份。(愿你嫁我)

20180307 金兰谱

(观众想听鬼故事)

堂:(低声)我跟你们说啊……湖广会馆……

良:(转身下场)

堂:(回头招手)我不讲了,不讲了还不行嘛?

20180227 捉放曹

堂:看你是岁数不小了。

良:奔三十了。

堂:我都三十了。

良:奔你了我这是。

20180128 黄鹤楼

1.堂:咱少说这个,净化舞台!下一个专场没有你了!

良:(委屈)你以为这后面有我名呐?

(堂主回头看大幕:孟鹤堂专场)

堂:下回有你!

(之后场场都有周九良)

2.良:你要把我送哪儿去?

堂:火葬场去不去?

良:我带你一块去回回炉!我抱着你一块死切!

20180117 汾河湾

1.(九良一直在咳嗽,孟哥停下来摸摸九良的脸)

堂:你还好吗?

良:没事儿。

2.堂:我很喜欢你呀!

观众:(起哄)噢噢噢!我也喜欢!

良:(指观众)你们都出去。

2017张鹤伦德州专场

良:(把粉丝送堂主的大照片儿挂桌子上)

堂:来吧,咱俩并骨吧。

(并骨:夫妻合葬)

20171228 结巴论返场

堂:我不想去百岁村了,我觉得他就能逗我开心。

堂: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乐什么,可能就是因为开心吧。(看向九良)

20171207 新街口 7周年返场

堂:在舞台上天天这么演,就像跟生活一样。

良:过日子嘛。

20171006 反七口 返场

(堂良调侃邢师姐身高矮,过后堂主对后台喊话)

我说的,别骂他,骂他干嘛呀,对不对?

他是我的搭档,只许我骂他,好不好?

20170902 买卖论

堂:你早晨又没吃饭吧?他经常不吃饭。这样不好。

良:想不起来。

堂:没事多吃点饭,别老饿着自己。让人怪心疼的。

20170726 黄鹤楼

不知道咋说,反正孟哥对视了很久说了句太迷人然后自己又害羞了。

20170702 结巴论

(九良学堂堂演结巴唱歌给堂堂逗的乐的不行)

堂:你昨儿晚上受什么刺激了?一宿没玩儿手机憋坏了吧?(对观众)昨儿我送他回家,手机落我车上了,一宿没玩儿手机……(学九良在家弹弦子)

20170426 汾河湾

堂:什么叫从良啊?

良:从了我啊。

20170331 汾河湾

堂:跟你唱戏还要有孕?我也没备孕啊……

良:怀孕的孕啊?

堂:我有了是谁的,我自个儿都不知道!

(对视)

堂:梦里相见~那人是谁~就在眼前!

20170326 下象棋

堂:周老师现在也有粉丝。

良:大伙错爱。

堂:小粉丝特别可爱,(学小姑娘蹦蹦跳跳)啊啊周老师~

良:(后退)什么玩意儿!

堂:我就是周老师的粉丝~

20161014 双字意返场

堂:(模仿九良女朋友)老公,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在你之前我有一个男朋友。

堂:(模仿九良)没关系,在你之前我也有一个男朋友。

良:对,后来就成我的搭档了。

堂:咱俩的事别往外说。

良:认下了是怎么着?

20151004 捉放曹

堂:讨厌你们这样的相声演员。

良:你才讨厌呢……

堂:但是我确实啊……讨厌他们(指后台),不讨厌你(拍肩膀)。

采访整理:

这个采访B站搜的到,或者直接搜孟鹤堂周九良采访也行

(说出对方的三个优点)

良:好看,精神,漂亮。

堂:就一点儿内在的都没有吗?

良:你还要有什么呀?

(做过最疯狂的事情)

堂:说相声。

良:跟他一块说相声。

相声有新人分开表演后采访

堂:其实我对他依赖性挺强的。

良:我老想给他接个下句。

堂:我老想等他那个下句。

堂:他出去我紧张他,然后我出去他紧张我。哎,谁也别放心谁。

星饭团采访【全程都很好,建议全看,可以注意下九良眼神还有他和孟鹤堂之间的距离】

问:如果送给对方一首歌,觉得哪首歌最合适?

堂:丑八怪~

良:(冷漠)我不听歌。

堂:对,他平时很少听歌。哎,对对,那首,(唱)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

【全员向】德云社众人猜成语

🔹日常OOC

🔹努力沙雕的可能并不好笑的沙雕脑洞


1.【相敬如宾】

张云雷:形容我和九郎的日常相处

郭麒麟:不堪入目

董九涵:不愧是少班主,完美地说出了我的心声

众人疯狂点头




2.【情同手足】

王九龙:小黑总对我的感情是?

张九龄:父爱如山

王九龙(撸袖子):儿子,爸爸我最近对你太好了是不是,三天不打就要上天???




3.【冷若冰霜】

李九天:队长对我们的状态是?

杨九郎:娇俏可人

董九力:九天问的是队长对我们的状态,不是对你的状态好么,九郎哥???




4.【如沐春风】

孙越:我站在你们面前,你们会觉得?

岳云鹏:没有信号

孙越:???你等着最后的




5.【博采众长】

郭麒麟:老阎最大的特点是?

张云雷&杨九郎:大脑袋歪嘴

阎鹤祥:多可气啊,这是成语吗?

郭麒麟:你们还是我亲舅亲舅妈吗?

张云雷&杨九郎(摊手):本来就不是啊

郭麒麟:……哦




6.【爱不释手】

孟鹤堂:九良对他的三弦?

周九良:相依为命

孟鹤堂:那我呢???你不要你孟哥了???

周九良(乖巧):逗你玩呢,要相依为命也肯定是跟你相依为命(还要带上三弦)

孟鹤堂:孩子太皮了怎么办?当然是宠着啊




7.【聪明伶俐】

烧饼:我台上抖包袱的时候?

小四:不三不四

烧饼:您可真是我亲搭档啊




8.【天长地久】

杨九郎:我和磊磊之间的情谊会?

众人:早生贵子!

杨九郎(笑眯眯搂紧了身边红着脸的张云雷):我宣布这就是正确答案了




9.【望眼欲穿】

秦霄贤:梅梅离开后,我就?

周九良:见异思迁

梅九亮(突然出现):好啊,原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寻欢作乐,活得挺潇洒啊,那我告辞了

秦霄贤:梅梅你别听他们瞎说,我对你绝对是忠贞不二的!这份情谊日月可鉴啊!你别走!等等,要不你带我一起走吧?




10.【循循善诱】

于谦:平时我帮桃儿教育你们,这是?

众人:为虎作伥

于谦:甭瞎说,没听说过,去你的吧

郭德纲:这帮小兔崽子要反天啊





(小彩蛋)猜歇后语

岳云鹏:猪八戒照镜子——?

孙越:岳云鹏

岳云鹏:我的天呐,我听到了什么,好你个孙越,是不是因为之前我说你挡我信号了,你不服气!就故意报复我!打死你个龟孙!








变形记||人鱼篇

#德云社#沙雕向#你见过人鱼吗#CP见TAG#不知道在写什么#皮一下很快落


CP:鱼进锅/桃林/九辫/良堂/玲珑


1.

“……这是个shong么东西?”于谦打开快递盒子的时候,恍惚间觉得自己没睡醒。

本应装着马具的盒子里躺着一条……裹着浴巾的人鱼?而且好像还活着。于谦拿手去戳了一下,那眯眼装睡的人鱼瞬间弹了起来:“你大爷的!”

得,真的活着,还挺精神,还会骂人,还是个熟脸儿。

那人鱼努力翻身起来,拿小胳膊撑住木盒边缘,冲于谦手中明灭的一点红吐了一口口水。

“……”于谦默默把被口水浇灭的烟丢进垃圾桶,又好奇地去捏人尾巴,话里三分调笑七分揶揄,“你是谁啊?”

“莫挨老子!”人鱼不耐烦地拿尾巴啪一下打在人手上,“美人鱼看不出来吗!”

“人鱼我看出来了,美吗……”于谦忍住笑意,一本正经道,“又黑又胖哪儿美了?”

“我弄死你!”


2.

郭德纲很烦。

也是,换了谁一觉起来变成个装在快递盒子里的人鱼,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去。

万幸打开盒子的是于谦,郭德纲忍住了一头撞死以此明志的冲动,拿尾巴拍人手:“快点把我放到浴缸里去,我要渴死了。”

于谦把小黑胖美人鱼抱进浴室,一边放水一边问:“爷们你这是搞哪出啊?”

“我哪知道啊?”郭德纲沉下去拿脑袋上的桃儿对着人,“好歹已经封箱了,开箱前想想办法吧,你给郭麒麟打个电话。”


3.

“你醒啦?”

郭麒麟很懵逼,十分懵逼,特别懵逼。

他眨了眨眼睛,瞧着一旁蹲着看他笑眯眯的陶阳,觉得有点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来着?

好像是这个视角……

嗯?陶阳为什么蹲着看我?

嗯?我为什么泡在水里?

嗯?这是什么?……尾巴??

嗯????

“……”郭麒麟一张嘴先吐出一串泡泡,“……我这,什么情况?”

陶阳摇摇脑袋:“我吊完嗓子回来,就看见你趴在床上用嘴呼吸,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吓死我了。我问你怎么了,你说你需要水,我就把你放进浴缸了。”

郭麒麟摇了摇尾巴,意外觉得还有点自在,他在水里打了个转:“那现在怎么办啊?”

陶阳盯着他亮晶晶的尾巴看了一会儿:“一个好消息,大爷刚刚打电话来,爸爸也变成了人鱼。”

“……这算哪门子好消息啊!”郭麒麟拿眼瞪他。

陶阳超无辜:“证明你是亲生的呀。”

“……别以为我变成鱼就没法打你了!有本事你过来!”


4.

“角儿,起来了,早饭都要凉了……”杨九郎硬着头皮去叫事儿少得只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自家角儿起床,“磊磊,你再不起来我掀被……”

他话没说完,整个人埋在被褥里的张云雷随手抽出了一个枕头扔了过来。杨九郎躲开枕头,试图去拽被人抱紧的被子:“真的要起来了,你不是约了孟哥……”

他这次的话依然没说完。

张云雷的“不听不听小眼八叉念经”都没来得及出口,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不由扭头睁眼看人:“嚯,你眼睛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眼睛里装着大大的疑惑的杨九郎张了张嘴,指了指人。张云雷顺着人手的方向低头看过去:“你干什么……卧槽???我的腿呢!”

问得好。

张云雷被自己金色的大尾巴惊呆了,还弹了弹确认是真的长在自己身上的:“……翔子!!!”

“诶诶诶,我在呢,没事没事,别着急啊。”杨九郎手忙脚乱把掀开一半的被子给人再盖好,跑出房门太急差点跌个狗吃屎,“我这就给师父打电话!别急!”

张云雷使劲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再掀开被子——

还是尾巴。

张云雷咽了咽口水,伸手去摸了一下。

凉凉的,还挺硬。

噫。


5.

“嘎!”

“先生你别嚎了。”周九良抖着脑袋上的钢丝球给人换水,小瓢盛着清水从人背脊淋下去,“冷吗?”

趴在浴缸里的孟鹤堂扁着嘴摇头表示水温正好,还捏了捏周九良放在浴缸里的黄色小鸭子:“周宝宝,你这个爱好说出去真的是……”

“他们会更关心你为什么会在我家浴室里的。”周九良丝毫不慌,成功堵住了孟鹤堂的嘴。

哼。

孟鹤堂的尾巴是渐变蓝,比较符合周九良看过的美人鱼的形象。他一边给自家先生拿水沐身一边点开师哥发过来的视频邀请,把手机递给孟鹤堂。

孟鹤堂披着浴巾,努力撑着身子不让人看出自己的异状来,却听见那边小辫儿兴奋的声音和满屏的金色鳞片:“小哥哥你看!我长尾巴了!”

……擦。

孟鹤堂松了口气,和顿住动作的周九良对视一眼,无奈把镜头对着自己泡在水里的尾巴:“这么巧啊。”


6.


“喂?表哥?我这忙着呢。元元别跑了,过来!你有事儿吗?”

王九龙接个电话都跟打仗似的,嘴皮子忙个不停,郭麒麟皱起眉头:“你干嘛呢在?别欺负元元啊。”

“我冤枉死了。”王九龙有苦难言,一边应付表哥一边忙着去揪满池子乱窜的张九龄,“你赶紧给我滚过来!我薅你了啊!”

郭麒麟隔着电话都替张九龄脑袋疼,又听见那边哗啦的水声和张九龄放肆的笑,作为一个吃过见过的大好青年,不是,大好青人鱼,不由得不想歪了去:“……年轻人大早上真有情趣。”

“哪跟哪啊。”王九龙说话的功夫又被张九龄泼了一脸水,想着反正也解释不清了干脆撂了电话去捉那个长了条尾巴就嚣张起来的小黑人鱼,“哥没事儿我挂了啊回头再说!张九龄今天我不收拾你我就不是你爸爸!”

郭麒麟撂了电话,冲陶阳撇嘴:“说不了话了这孩子。”

“你看这个。”陶阳把刚收到的图片递给人看,对着那一左一右摆拍拼凑出的鱼尾爱心图郭麒麟扬起眉毛:“……这金色和这渐变蓝……”

“是辫儿哥和孟哥。”陶阳肯定了人的想法,郭麒麟默默抬手捂住了脸,成功地抓到了一个重点。

“怎么全是逗哏的事儿?”


7.

于谦打完一圈电话回浴室去,冲着眼巴巴等着的郭德纲摊开了手。

“爷们,打个商量,在我的天精地华宠物乐园里开一个海洋馆,你们就有事儿做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郭德纲随手抄起的浴球浴巾扔了个满头满脸,“别打了别打了,那咱家都一窝子人鱼了,怎么办?”

郭德纲捧着自己的桃儿脑袋,趴在浴缸边缘思考人生。


于谦偷偷摸摸照了一张,发到新建的小群“德云海洋馆”里:“可爱吗?”

张小辫儿:我爱豆世最可!

杨小瞎儿:角儿您真的少看点B站吧……

大林哥哥:师父你这滤镜真的也忒厚了,可爱什么啊

阿陶宝宝:还是大林哥哥更可爱~

孟甜糖:干爹你这么皮我师父知道吗?

周咸粮:在线转发这个锦鲤,2019会有好运哦亲~


8.

王九龙也是点儿背。

谁能想到表白现场能出这么档子事儿?

他的花刚拿出来,准备好的情话就被面色凝重的张九龄吓了回去。眼瞅着对方脸黑得跟锅底似的了,王九龙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自己打着圆场:“那什么,我不就是,今天觉得挺好,就,送你束花,感谢你和我搭档这么久,咱哥俩还得继续好好走下去呢,是吧老大。”

是个屁,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王九龙在心里唾弃自己好卑微一男的,张九龄开口了,一脸严肃。

“楠楠。”

“诶。”王九龙都快哭出来了,“老大您说。”

只要不是裂穴,什么都成。

“我其实……”张九龄深吸一口气,“我不是人。”

“……”王九龙眨了好几下眼睛,确认不是自己耳朵的问题,“不是,您这个拒绝的理由是不是太清新脱俗了点儿……”

“我真的不是人。”张九龄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其实我是人鱼。”

我信你个鬼,你个小黑小子坏得很。

王九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桌子底下有什么缠住了自己的腿。他低头一看,是一条……巨大的黑金鱼尾。

“这下你信了吧?”王九龙眼看着那鱼尾蹭了他两下又变回了被牛仔裤包裹着的张九龄好看的腿,对面坐着的人挠了挠脖子有点儿不自在,“害怕吗?”

“……”王九龙也是个神人,他的三观被打碎到重塑只用了三分钟,准确地抓住了重点,“所以,你不是要拒绝我?”


9.

然后?

然后两人就回家了,张九龄在浴缸里给人展示了性感人鱼在线勾人,王九龙差点失血过多当场撅过去。

自从发现自家老大是人鱼精,王九龙就打开了新世界。

这天一早,张九龄还睡着呢,就被精力充沛的年轻人王九龙从床上薅起来,抱着就往楼下游泳馆里跑。

游泳馆的老板也是照顾这俩熟人,冬天没什么生意,干脆开了小池给他俩包场了。张九龄没睡醒,起床气发作一入水就把王九龙拱了个对翻,看人呛水打喷嚏哈哈大笑:“菜逼!”

“你给我等着!”王九龙正忙着捉鱼呢,这不,表哥的电话就来了。

说了什么也没听清楚,张九龄在边上不住地拿尾巴勾他,闹得他心猿意马只想抱着自家老大狠狠亲两口。等两人在池子里闹够了,王九龙才披着毛巾打开郭麒麟的对话框,问他之前是想说什么。

都是自家人,瞒也瞒不住,郭麒麟把情况一说,王九龙沉默了。


叮咚。

郭麒麟收到一条新信息。

点开一看,是张九龄的泳池帅照。咬着吸管正趴在池边去够杯中橙汁的他的前搭档张九龄,隐没在水中的下半身,赫然是一条漂亮的黑金长尾。


0.

“听懂了吧?”

张九龄没试过这感觉——他左边趴着自家师父,右边趴着少班主国舅爷和小孟哥,正认真听他讲如何把尾巴控制住变回人腿,以免影响日常生活。

几位角儿都点了点头,在张九龄“三,二,一”的倒数下,齐齐集中心神,一池五彩的尾巴就那样变回了腿。

旁边站着的几位捧哏齐齐鼓掌叫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德云杂技魔术义演。


王九龙也没经历过这种事儿,被师兄弟围着也就算了,连谦儿大爷都拿着小本本认真向他询问饲养人鱼的注意事项,之前受那些个惊吓可算值了。

他知道张九龄是人鱼这事儿不过也就早个一周,努力回想了一下一些张九龄叮嘱的该的不该的,将自己那点儿经验倒了个彻底,末了还补充一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还是咱们九龙厉害,养了条大师兄也不声不响的。”杨九郎拍拍人肩,话是冲着周九良去的,后者笑着接茬道:“可不是吗。”

王九龙被他俩说得臊得慌:“可别臊我了你俩。”

谦儿大爷也来凑热闹:“九龙啊,九龄尾巴上的金色是你自己刷上去的吗?”


池子里不知道那边在笑什么,角儿们找到了变身的秘诀心里石头就算放下来了。

孟鹤堂从这头游到那头,臭美似的甩了甩自己漂亮的尾巴:“我好满意这个颜色。”

张云雷追过去,手也不闲着从人尾巴一路摸上去:“是漂亮,你脱鳞片吗小哥哥?我想收藏一块儿。”

两人一齐拿眼去瞧旁边的张九龄,后者翘起尾巴示意道:“我没掰过鳞片,这个问题超纲了,无能为力。”

正在和自家亲爹说着话的红尾小麒麟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头都不回地一个猛子扎下去就游出去老远:“再见了您嘞!”

俩闺蜜跟在后面穷追不舍:“我们就摸一下!不会硬掰的!林林~”

“我信你个鬼!你俩给我躲开!呸!”